生为“六贼之首”,死被抛尸荒野,全面了解《水浒传》里的蔡京

时间:2020-01-13 07:00:01 来源:焦点娱乐网 当前位置:油叔的视界 > 警句 > 手机阅读

翻开《宋史》,有一个劣迹昭著的名字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他就是北宋头号弄臣蔡京。这个连仕神宗、哲宗、徽宗三朝的权相,活了八十多岁,跨越了三朝皇帝六十余年的统治期,在朋党势力此消彼长的这六十余年,蔡京的宦海生涯绝对算是个奇迹,然而,这样的为官奇迹,对北宋而言实际是一场灾难。1126这个年份也许不被人注意,就在这一年,蔡京被罢相,而时隔不到一年,风雨飘摇的北宋便宣告了灭亡。

生为“六贼之首”,死被抛尸荒野,全面了解《水浒传》里的蔡京

说起蔡京的发迹史,不能不提及那场轰轰烈烈的王安石变法。由于蔡京的弟弟蔡卞是王安石的女婿,依托裙带关系,蔡京很快便由一介推官升任负责朝廷机要的中书舍人,不久又知开封府。举步维艰的王安石需要变法的得力助手,但这位激进的改革者在扩大新党阵营的时候,却吸纳了太多的投机分子,身负京畿要职的蔡京便是其一。当神宗贲志而殁,少年哲宗被保守的高太后控制,王安石变法也便走到了尽头。彼时,司马光等一班旧臣再执权柄,开始实行“元祐更化”,全面推翻变法成果。按理说,身为新党成员,蔡京少不了成为旧党的攻击对象,但见风使舵的性格却使其避过了党争的锋芒。据说司马光当政后,曾限令各地在五日之内将王安石推行的免役法改回原来的差役法,当时很多官员都觉得时间太短,偏偏蔡京欣然受命,“悉改畿县差役,无一违者”,看到昔日为王安石变法摇旗呐喊的新党干将转过头来为旧党不遗余力,雷厉风行,司马光不禁大喜道:“使人人奉法如君,何不可行之有?”

由于蔡京“及时”改变了阵营,使得其安然躲过了党争的漩涡,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而此后,当高太后一命呜呼,哲宗亲政,重续神宗遗志,本已是“旧党”一员的蔡京再次使出了他“随风倒”的本事,看到新党再次当朝,蔡京摇身一变又回复到了他“新党”的身份,当新党首领章淳提出要改革现行的差役法,蔡京立刻举双手拥护:“取熙宁成法施行之尔,何以讲为。”当年创下五日之内执行差役法纪录的人是蔡京,彼时,第一个站出来积力要废除差役法的人依然是蔡京,其首鼠两端左右逢源之功由此可见一斑。很快,这位“识时务”的臣子便获得了宋哲宗的信任和赏识,禄位官爵自不消说。

生为“六贼之首”,死被抛尸荒野,全面了解《水浒传》里的蔡京

蔡京真正凭借投机钻营的手段爬上北宋权力的巅峰,是在徽宗朝。元符三年(1100),年仅25岁的哲宗驾崩,徽宗即位。一朝天子一朝臣,不久蔡京便被徽宗赐了个杭州洞宵宫的闲差。但守着西湖的蔡京哪肯甘于寂寞,当他听说徽宗宠信的宦官童贯到江南为新皇帝搜罗奇珍墨宝,书得一手好字有着极高艺术悟性的蔡京,终于发现了一条可以向徽宗这位艺术家皇帝示好的捷径,他不仅厚贿童贯,而且替其广泛搜罗了大量江南书画。满载而归的童贯回京后便对徽宗极力美言,而徽宗对这位先朝臣子的艺术鉴赏力也颇为认可,于是不久便将蔡京召回京师。摇着蔡京手书的折扇,独创“瘦金体”的宋徽宗不仅将这位书家臣子看成了自己艺术上的知音,更因其曾是新党“干将”,对其青眼有加,他曾语重心长地对蔡京道:“神宗创法立制,先帝继之,两遭更变,国是未定。朕欲上述父兄之志,卿何以教之?”当徽宗一边赏玩着字画,一边提拔蔡京为左仆射,他已经将赵宋王朝的命运交到了一个国家蠹虫的手中。

攀上权力高峰,成为一国重宰之后,蔡京给徽宗交出的不是一份整饬朝纲的答卷,而是拉帮结党、祸国殃民的斑斑劣迹。他和童贯、杨戬等六人沆瀣一气,将整个宋廷弄得乌烟瘴气,被朝野痛斥为“六贼”;他表面上仿王安石变法制度,设置了“讲议司”,实际是通过它掌控了全国的政权;在结党营私的同时,这位“扶邪怀法”的弄臣更是对自己的政敌不断掀起腥风血雨,他将先朝旧臣按照“同己为正,异己为邪”的标准分出了六个等级,满朝文武竟然有540多人被列入邪等,这些人不仅被蔡京流放、处死,更被刻在了一通“元祐奸党碑”上,遭受着精神与肉体的双重侮辱。

生为“六贼之首”,死被抛尸荒野,全面了解《水浒传》里的蔡京

在党同伐异、巩固权力的同时,蔡京对风流皇帝宋徽宗的邀宠示好更是无所不用其极。他特意从《易经》中选取了“丰、亨、豫、大”的卦名,吹嘘宋室国运亨通,与此同时,大兴土木,为徽宗建造大量离宫别馆,其中,尤以“艮岳”为最。“艮岳”层峦叠嶂,其间舞榭歌台不计其数,为了装点这座“艮岳”, 蔡京专设了制造局,在各州又设立了应奉局,大量征购全国的奇花异石,被称为“花石纲”。为了运送这些“花石纲”,有数以千计的役夫终日忙碌在淮、汴两岸,苦不堪言;为了进一步麻痹徽宗的神经,蔡京还将自己的儿子蔡攸安插在徽宗身边,在淫歌艳曲中,蔡攸换上短襟的戏服,脸上涂上油彩,与倡优侏儒一起,讲一些市井野语博笑徽宗。在蔡京精心营造的一派歌舞升平之中,徽宗彻底沉醉了,对蔡京更是宠信有加,殊不知,他百般信赖的这位臣子正一步步地将宋王朝带向深渊。

就在宋廷莺歌燕舞的同时,金兵已是一路攻城拔寨,如入无人之境。看到北宋各州县纷纷沦陷,徽宗慌忙将帝位自己传给了他的儿子钦宗,自己做起了太上皇。而此时,愤怒的声浪已经爆发成一座火山,朝臣们纷纷上书“请诛六贼,以谢天下”,无奈之下,钦宗将蔡京流放儋州。史载,在流放之前,蔡京将他的金银珠宝装了满满一船,然而纵有家财万贯,他却难以买到沿途的一杯水,一碗粥。王明清《挥尘后录》载:“初,元长(蔡京字)之窜也,道中市食饮之物,皆不肯售,至于辱骂,无所不至。”当他行至潭州,饥寒交迫,病困交加,这位曾经权倾一时的弄臣不禁长叹一声:“京失人心,何至于此”,最后“腹与背贴”,饿极而死。“八十一年往世,四千里外无家。如今流落向天涯,梦到瑶池阙下。 玉殿五回命相,彤庭几度宣麻。只因贪恋此荣华,便有如今事也。”这首绝命词透出的是蔡京那份迟来的悔悟,他死得很凄凉,没有棺木,随从们只用一块尸布将其草草包裹,便扔进了专门收葬无家可归者的漏泽园中。

生为“六贼之首”,死被抛尸荒野,全面了解《水浒传》里的蔡京

史载,蔡京当权之时,生活用度极尽奢侈,据说他光吃一次鹌鹑羹,就要杀掉几百只鹌鹑,而宋人罗大经在其《鹤林玉露》记录的一件事是能佐证蔡京生活的铺张,《鹤林玉露》载:“有士大夫于京师买一妾,自言是蔡太师府包子厨中人。一日,令其作包子,辞以不能。诘之曰:‘既是包子厨中人,何为不能作包子?’对曰:‘妾乃包子厨中缕葱丝者也。’”后厨的分工已经细到了专门剥葱的工种,听来不能不令咋舌。然而,这位极至口体之养的权臣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生命的最终结局不是寿终正寝,而是活活饿死,抛尸荒野。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上一篇风信子开完花,剪一刀埋盆里,水培变土培,很快再开花!

下一篇“最鲜活的香水”植物,盛开的时候满室生香!

相关文章:

警句本月排行

警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