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四大家族有多少钱?多到没人敢查

时间:2019-12-03 07:00:01 来源:中国印花网 当前位置:油叔的视界 > 奇幻 > 手机阅读

连联邦调查局和杜鲁门总统都不知道四大家族多有钱。

简直对四大家族的财力一无所知。

杜鲁门根据自己得到的一些材料,曾对他的助手说:“今天肯定有10亿美元的美国贷款在纽约,列入中国人的银行户头。”他是把孔宋等官僚权贵们掠夺中国人民的财富,全看做美国对华贷款了。

不久,他的助手对他说,10亿美元的估计数太保守了。美国银行界的人士说,宋家和孔家确实有20亿美元存在曼哈顿。

杜鲁门为了弄清“四大家族”在美国财产的确切数字,便命令联邦调查局进行秘密调查。联邦调查局在纽约大通国民银行和花旗银行调查时,了解到宋子文在这两家银行拥有7000万美元,宋霭龄在其中一家银行拥有8000万美元,宋美龄在这两家银行或其中一家银行存有1.5亿美元。

接着,联邦调查局发现孔宋在美国的流动资产有很大一部分是分别存在纽约的中国银行和旧金山的广东银行里。这两家银行分别由孔宋所控制,联邦调查局也毫无办法从中了解到真实情况。另外他们还发现孔祥熙等人有几笔巨款存在西雅图和波士顿的银行里,孔宋家族的一些成员,包括宋美龄在内,拥有从东海岸到西海岸的城市里的许多公寓大楼和办公大楼。当联邦调查局人员前往西雅图、波士顿调查时,银行担心吓跑大储户,以“无可奉告”拒绝提供任何情况。联邦调查局只好从财政部档案中查看一种要求所有外国人必须填写的TFR-300表。这份表格要求如实填写在美国的财产数。当联邦调查局间接得到TFR-300表的副本后却失望了,里面根本没有填写财产数。

1984年,美国《得州月刊》报道了孔令杰在休斯敦郊区修建一座防空大楼的情景,除有一座装有防弹玻璃窗的四层办公楼外,其地下防空避难所上下两层,预计核战爆发时可容纳1000多人,比希特勒当年在柏林国会大厦底层的地下室还大,而且特殊设备繁多。


民国时期四大家族有多少钱?多到没人敢查


首先是陈立夫陈果夫兄弟的操作。

所谓党营事业,是二陈借口行宪后国民党活动经费不再列入国家预算,为自筹活动经费由蒋介石拨给5000亿元作为党营事业的基金而陆续开办的。

二陈的民营事业,则是将国家资本企业转换为所谓“民营”,最为典型的事例是对中华水产公司的攫夺。1947年1月11日《评论报》刊载一篇题为《水产公司改组经纬》的署名文章,披露了陈氏抢夺中华水产公司的经过和手段。这家公司是由农林部接收的敌产华中水产株式会社、帝国水产管制株式会社及林兼商店等机构组成,是除台湾水产公司外全国最大的一家捕鱼公司,拥有60吨以上渔船13艘,在上海有华胜网厂、华利修船厂及4个冷藏厂。

1946年度除将12艘渔船、两艘拖驳大修改装外,还获得8亿元的盈利。按农林部颁发的《中华水产公司规章》规定:“本公司营业年限二年,必要时得呈准延长一年,期满后改民营。”二陈看准了这一大笔资产和丰厚的利润,便迫不及待地想攫取到手。在该公司营业还不到一年时,就以所谓“官不与民争利”为幌子,通过农林部中华水产公司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钱新之几度向农林部要求改民营,农林部只好同意。

陈氏为了不花什么本钱,而又要使利益不落他人手中,采取了两条妙计。一是把中华水产公司的重要设备如渔船、冷藏厂、修船厂、网厂等约合当时市价100亿元的资产,只估价20亿元,由新的民营公司收买。将余下用处不大的资产估价16亿元交还国家。二是将民营公司资本金定为20亿元,每股1000元,预先找一批发起人认购10亿元股金,余下公开招股。而所谓“公开招股”,则是将其中80%的股份即8亿元由农林部暂时保存,先垫付出来作为“优先股”,然后等新股认足12亿元后再定。其实就是由农林部先拿出8亿元作为垫款,以免陈氏等发起人凑不足20亿时,使股权落入他人之手。因此他们决定1946年12月底为“公开招股”截止期,而在12月下旬招股启事还未见诸报端。这一做法在渔业界引起强烈反对,他们严正指出:

①这一笔预备留用的资产不是20亿元,而是值80亿至100亿元,这就是说有权势的新股东出1000元即可向国家买得4000元至5000元资产。②既然是要改民营,应该是公开普遍惠及民间,为什么决定1946年12月底为认股截止期,而在12月下旬还未见登报公开招股,其中无私也有弊了。③天下没有无流动资金即可营业的公司,为什么新公司资本总额是20亿元,而因收购渔船等即需向国家缴纳20亿,结果没有一块钱流动金,是何道理?

二陈迅速崛起,是与他们运用CC势力在各方面展开角逐分不开的。抗战胜利时,他们就以中央组织部的名义任命骆清华为上海商运指导专员,先期赶回上海,控制商界。1946年4月,骆就当上了上海商社常务理事兼理事长。

骆取得商社领导权后,立即把触角伸向市商会。当上海市商会胜利复员改选理监事时,二陈企图操纵选举,让骆清华担任理事长,除收买前任秘书长将前任主席王晓籁排挤外,陈立夫还和谷正纲一同前往会场监选。

香港是英国殖民地,不少民国要人,包括国民党中央委员在内的军政大员、银行家、文化人,如宋庆龄、何香凝、柳亚子、邹韬奋、茅盾、陈寅恪、陈济棠等都寄居当地。为了避免这些人成为日军俘虏,重庆国民政府应各方要求,加派航班,力争在日军占领之前将这些要人抢运到内地来。


民国时期四大家族有多少钱?多到没人敢查


《大公报》编辑部派人到机场迎接自己的社长,出人意料的是,不仅未见胡霖和其他要人的身影,相反,见到的却是孔祥熙的夫人宋蔼龄、二女儿孔令伟、老妈子、大批箱笼和几条洋狗。

《新民报》日刊刊出采访部主任浦熙修所写现场报道,标题是:《伫候天外飞机来——喝牛奶的洋狗又增多七八头》,但在四条相关新闻中夹杂着两行文字:

△日来伫候于飞机场遥望飞机自天外飞来者大有人在,昨日王云五先生亦三次前迎,三次失望。

△昨日陪都洋狗又增多七八头,系为真正喝牛奶之外国种。

王芸生读到这份议案后,当日写成一篇社评《拥护修明政治案》,表示对国民党中央全会议案的支持,中称:

譬如最近太平洋战事爆发,逃难的飞机竟装来了箱笼、老妈与洋狗,而多少应该内渡的人尚危悬海外。又如某部长在重庆已有几处住宅,最近竟用六十五万元公款买了一所公馆。

一个指向当时的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一个指向当时的外交部长郭泰祺。自然,送审时检查机关通不过,下令“删扣”,但王芸生无视禁令,将被删部分照发。

例如黄炎培。他在12月13日的日记中写道:

这篇报道虽非属实,却也是有迹可循。

2:宋美龄偏袒扬子公司。

《正言报》、《申报》、《新闻报》的报道都提到了一个共同的情节,这就是被查封的扬子公司物资在事前已向上海社会局呈报登记。据后来监察院的调查,在蒋经国发布“物资总登记”的命令后,扬子公司确曾向经济管制督导员办公室递交过一份英文货单,虽然手续上略有未合,应该以中文向上海社会局报告,但是,人家总是报告、登记过的呀!

孔令侃不仅是孔祥熙、宋蔼龄的大儿子,而且和宋美龄关系密切。宋由于早年小产,后来一直没有生育,非常疼爱她的这个外甥,视同己出,精心培植、呵护。


民国时期四大家族有多少钱?多到没人敢查


蒋经国《反省录》云:

在法律上讲,扬子公司是站得住的。

据蒋经国当时的亲信贾亦斌回忆,某日,他问蒋经国:“孔令侃案办不办?

蒋经国嚷道:“孔令侃又没犯法,你叫我怎么办?”这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失望和愤怒从贾亦斌胸中涌起,一拳击在桌上,大声反驳说:“孔令侃没有犯法,谁犯法?……你这个话不仅骗不了上海人民,首先就骗不了我!”

据贾亦斌回忆,宋美龄到上海后,即乘中秋节之机召见蒋经国、孔令侃,企图调解这两个表兄弟之间的矛盾,蒋要孔“顾全大局”,孔则大吼:“什么!你把我的公司都查封了,还要我顾全大局!”两人大吵起来。蒋经国临走时表示:“我蒋某一定依法办事!”孔则回答:“你不要逼人太甚,狗急了也要跳墙!假如你要搞我的扬子公司,我就把一切都掀出来,向新闻界公布我们两家包括宋家在美国的财产。”当即气得宋美龄面色煞白,手脚发抖,急忙打电话给在北平的蒋介石,说是上海出了大事,要蒋介石火速乘飞机南下。

蒋介石日记后记载:对于孔令侃问题,反动派更借题发挥,强令为难,必欲陷其于罪,否则即谓经〈国〉之包蔽,尤以宣铁吾机关报专事攻讦为甚。余声斥其妄,令其自动停刊。

蒋介石电文监察院,对于如何处理孔令侃及扬子公司,无一语涉及,相反,却严厉批评监察院“对商营事业无理取闹",又告诉孔家去请律师。

吴国桢回忆说:

过了两星期,什么也没发生,蒋经国无能为力。此后我突然接到蒋介石从北平发来的电报,电报里说他已下令应由我处理此案。我回电说,从一开始我就向阁下说明过,我对此事不负责任,而且所有其他的案件也是别人处理的,我认为此案不应由我处理。三天后蒋夫人给我来长途电话,说委员长正在打另一份电报,命我直接处理此案,因此我最好还是照办。

此回忆的特殊价值在于,它提供了宋美龄介入孔令侃案的直接证据。

10月24日,蒋介石日记云:“尤以监察委员对宋、孔之攻讦,纠缠诬蔑,不顾大局,为匪作伥,此种卑劣无智之民意机构,更令人悲痛灰心也。”

监察院的《纠举书》并将矛头指向孔祥熙,指出孔祥熙、孔令侃父子进口的“卡地洛克”汽车与扬子公司另一批6吨以上的“飞爱特”汽车,输出入管理委员会都表示未发进口许可证,那么,“江海关何以准其进口?”如非“与该江海关主管人员勾结,何能登岸?”

当时守卫北平的将领傅作义就曾为此事对杜聿明说:“蒋介石要美人不要江山,我们还给他干什么!”

11月27日夜,国民党和政府已经风雨飘摇,宋美龄赴美乞援。

日记云:惜别凄语,感慨无穷,彼为余与国家以及宋、孔之家庭受枉被屈,实有不能言之隐痛,故其悲痛之切,乃非言词所能表达其万一。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掌管的资源委员会,接收了采矿、电力、冶金、机械、石油、电子、化工、建材、制糖、造纸等10个行业约19亿美元的资产,经过调整,到1947年底,资源委员会所属各生产事业单位及附属厂矿达到291个单位,并建立了许多行业性和地区性的垄断组织。

而1918年,意大利军费在战争中是25亿美元,还不算孔宋两家的资产,20亿只是存款,值钱的工厂和地皮还有黄金,都是FBI查不出来的。

1948年,美军一年军费为98亿美元,1948年3月30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发表援华报告,估计中国私人所有的外汇、黄金、外币约合5亿美元。另据远东经济委员会的资料说:“40年代末,中国在美国的私人资金约有20亿美元,其中80%属于四大家族。

“四大家族”在国外的存款,一般是不会用他本人的真实姓名开户的。蒋介石在国外也有存款,他就是借用亲信部下的名字。肖作霖在《文史资料选辑》第13辑上载文说:蒋的机要室主任毛庆祥在离开蒋介石时,“在香港取了蒋介石借用他的名字存在外国银行的一笔巨款跑到巴西去了”。

你没看错,20亿仅仅是外币,黄金,不算资产,工厂。

据美国作家西格雷夫说,在抗战结束时,“孔家和宋家诸人在南美洲各处都有各自的财产,包括大家知道的在加拉加斯、布宜诺斯艾利斯和圣保罗银行的巨额存款。据说他们的财产还包括范围广泛的企业,如石油、矿产、海运和其他运输业中的股票”。后来美国国际合众社一则电讯,报道了宋美龄拥有股份的得克萨斯州魏斯兰石油与天然气公司和另一家全美著名的菲利普斯石油公司签约合作,即将在新墨西哥州开采价值高达500万美元的天然气油井。

1947年8月4日《星岛日报》刊载的一篇文章中,估计孔祥熙的财产足够中国抗战五年的经费,胜利后可充一年的经费。同年11月24日香港《远东经济评论》估计,当时中国私人和团体在美财产,达10亿至30亿美元。

合法的事情,能叫贪吗?

说蒋家没有贪的,自己看看他的士林官邸,豪华成什么样子!再看看伟人的故居又是什么样子,虽然他犯过错,但离开之后身无分文,没有留给后代任何昂贵的遗产。

有的只是用过的,补了又补的袜子衣服还有殚精竭虑的文件!

在他们眼里,国家就是他们的,自己从钱包里捞钱出来,算贪吗?

重庆舰刚刚从国外学习回来,身上有点外钞,全给换成金圆券了,后来就起义了!

1949年建国后,中国外汇储备只有20万美元!!!!

还拨了五万出去给张子强购买核设备,他们如果没有拿钱,我问你钱哪去了???!

上一篇日本解酒黑科技,连妹子都能千杯不倒!一年卖了300万袋!

下一篇被众多国产车竞相模仿,都说日系皮薄馅大,但川藏线上数它最多!

奇幻本月排行

奇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