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这12种美食!外地人嫌臭,本地人爱的要死!

时间:2019-08-14 07:00:01 来源:中国面料网 当前位置:油叔的视界 > 奇幻 > 手机阅读

说起温州,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为人津津乐道的经济温州。其实,山水温州,人文温州,美食温州,才是它的真实面目。


   毕竟,温州历史悠久,经济凸起是近几十年的事。


   温州地处东海之滨,境内山川秀美,温暖湿润,是一座文脉绵延的山水之城。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温州得天独厚,鱼和熊掌可兼得也...


   温州人行事胆大,温州话独树一帜,吃食上也别具特色,俗话说“嘴尖”,海鲜,野味,山珍,生吞活腌,不在话下。 


   由于物产丰富,原料新鲜, 温州菜烹饪方式似乎与地名相同,不温不火,无花招,不下重料,追求食材的原汁原味。



    另一种刺激舌尖的口味,偶尔闯入,逐渐酝酿,又为了能长久的保存食材,咸味腌货便自然产生,成了温州人饭桌上的必备品。


    这种生腌食物被称为咸货。温州咸货土生土长且又独立而行,有的相貌怪异,有的臭气哄哄,且不走寻常路,大都生腌生食,外乡人捏鼻嫌弃,惊悚万分,像跌入一个新世界。


    温州人稳坐钓鱼台,吃的津津有味。一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模样。



    咸货阵营分两种,山头货和海上货,山货如腌菜,菜头生,指甲花,菜头蕻。海货品种更丰富些,江蟹生,鱼生,乌贼卵,蟹良酱,虾虮等。


    温州人善闯天涯,若长年不食各种“生”味,舌头会格外淡,浑身难受,总觉得缺点什么,需要用各种“生”来满血复活,这也是一解乡愁的绝妙好方。


    在温州人家,一桌子好菜不足为奇,若吃米饭,餐桌上必有一二盘风味别致的“生”来配,方才完美。


    先说说温州咸货界的武林盟主,江蟹生。江蟹生,名字很文艺啊,像武侠小说中英俊潇洒的侠士,大有西门吹雪,叶孤城之感。


    其实不然,它原指瓯江中威武凶猛的梭子蟹。外形霸气,味道鲜美异常,堪称一绝。



   拣雄壮,饱满之梭子蟹,将其谋杀后劈开分解,去除腮等不能食用的部位,用姜、白糖、胡椒粉、醋、酱油、黄酒等调成汁,浇上去,充分拌匀腌制半小时,装盘后明亮生动,别具一格。



   蟹肉鲜甜嫩滑,蟹香绵可口,食用时嘴巴轻轻一抿一咬,那些膏啊,肉啊瞬间挤了进去,连同酱料一股脑的堆在口腔,舌尖的味蕾瞬间活跃起来,享受着那股甜酸鲜香的滋味


   若放冰箱滋生冻感,口味更佳,配上热腾腾的白米饭,逐有“冰火两重天”的美妙感觉,醉在其中,令人叫绝。



    牡蛎的最初记忆来自我的外公。外公家在芙蓉镇核心之地,村名洋淌,叫海口村。它不像我家附近其他村庄,虽说只离个三里地,却叫什么岙,什么坑的,听起来土的掉渣。


   海口村早年位于乐清湾入海口,背倚雁荡山余脉,开门即大海。那不正是现代人苦苦追寻的“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带你劈柴,喂马”的幸福地方吗?



    海口人以海为生,潮涨潮落绵延不绝,风里雨里海上等你。是养海鲜,海鲜的行家里手。很遗憾,我未曾见过外公家门口的那片海,在我出生的时候,时代变迁,围海造田,方江屿大坝合拢,将芙蓉镇硬生生的由临海小镇变成了内陆小镇。


   于是劈柴,喂马,变成砍柴,喂牛了,再也无缘在家门口触摸大海了。


    后来,后来的日子里,这片海已不在,但江湖还流传着海的传说。我想,如果有一天,所有一切重演,大海会不会再次涌到门前。惊起鱼虾无数,枕着浪声入眠,沧海桑田,我依然期待明天。



    牡蛎生是现拌现的生腌海鲜。选用色绿个小的本地牡蛎,碎姜,细葱,入糖,放醋,便是鲜嫩软滑,酸甜可口的美味。



    血蛤一直是温州人喜爱的传统贝类,酒宴上长登的冷盘。它肉质嫩滑,鲜美肥满,汁水如血。据说有补血,养颜之功效。


   血蛤需要“烫”字来操作。清水放黄酒,姜丝,等沸时放入血蛤迅速抖动几下,待欲开壳时捞起,整个过程不能超过十秒。

   

   它的美妙之处在于要带着血水才好吃,若煮至全开,便会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肉色干瘪无血,其鲜甜之味便会尽失。


   将硬壳掰开,露出鲜红晶亮的肉色,令人色心大动,看起来血腥,吃起来甜美。




  生腌时将血蛤放入调好的醉料中,盖好盖子,入冰箱,浸泡约数小时装盘即可,称醉血蛤。



       鱼生,也叫白鳣生,重口味之食,咋一看是一堆红乎乎的不明物体。其实是用一种淡咸水交汇处近海小带鱼制成这种小带鱼条子细而匀称,肉肥而骨软,需在特殊的时节捕获,大了小了都不行。加红曲(一种酿酒用的酵母),糯米,再以形丝似鱼的白萝卜丝伴之,在罐子里密封腌制三,四个月,然后开坛食用。


   观之,色泽红艳,食之,满口咸鲜,是一味绝好的配饭菜。



萝卜丝,红曲,小带鱼,食物差异如此之大,却又能美妙的融合在一起,相得益彰,爱它的人趋之若鹜,不爱的人避之不及。

鱼生原本不是我的菜,不知何时竟喜欢上了,后来觉得美味至极,不过我也只敢吃萝卜丝,尝其爽脆咸香之特殊滋味,那一团软软的小带鱼可不敢朵颐。


   墨鱼蛋其实不是墨鱼的蛋,是雌性乌贼的缠卵腺。


   咸墨鱼蛋用盐腌制,洗净,打入鸡蛋,放锅上蒸上十分钟,咸味浓,却格外解馋,连鸡蛋都飘飘欲仙,来碗白米饭,咸淡两相宜



    蛏子是比较平常的一种海鲜了,沿海一带皆有分布,学名缢蛏。螃蟹在海里横行霸道,走路都横着的,而蛏子很奇怪,它自带两根水管,竖着生长的,还有跳着走的(跳跳鱼),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咸蛏是一道美味的下饭小菜,多选用较小的蛏子,用盐腌之,吃的时候放白糖,黄酒,肉嫩而带咸鲜味。



 温州有句谚语:“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虾虮,虾虮吃烂泥”,虾虮是比虾米更小的生物,简直微不足道。温州话带虮的都非常小的东西,比如蚊蝇虮,蚤虮,几乎肉眼看不见。


上一篇养生先养脚,冬天每天这么泡脚 ,逼出体内寒湿,全身通畅百病消!

下一篇【爸妈和我~育儿课堂】宝宝化痰最快的方法,当妈的一定要学会!

相关文章:

奇幻本月排行

奇幻精选